钢筋调直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钢筋调直机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别让爱你的人等太久-【zixun】

发布时间:2021-10-12 18:05:14 阅读: 来源:钢筋调直机厂家

“大旭,快进屋快进屋。外面老冷了吧……”暖意扑面而来,除了屋子里的热气,更有姥姥的声音和笑颜。我笑着应着,脱下鞋子,进屋与她唠着体己话儿。

由于买不到过年间的返程票,一年未归的我决定利用婚假回东北看老人,妻子体贴地答应了。

冬天的吉林天黑得特别早,到姥姥家时虽然才下午5点半,但天已黑透了。“听你说得晚上才到,我这其实还没都准备好呢,先凑合吃饭吧。”在火车上,姥姥的电话就不时地打过来。“我们出去随便吃口就好,平时也没这么早!”“都做好了,赶紧来趁热吃吧。”餐桌上,姥姥掀起扣在碗上的小盆儿,露出了她专门给我们炒的酸菜肉丝,还有新焖的大米饭。在我儿时住在姥姥家时,她总会做给我吃,在她和我共同所有的记忆中,这是我最爱吃的东西;每逢过年,要是能买到点好猪肉,她总会给我加到里面,让我一个人“独享”,炒一大盘,能吃上好几顿。

姥姥已84岁了,身体也一直不太好,自从前年姥爷走后,她便自己住了,最近又开始打针,平时由舅妈和大姨给她送饭,今天还得特意下厨给我做饭,不由得让我有种愧疚感。我一句客气话说出口,便被老太太“呵斥”了,只得笑笑不敢再提。饭后刷了碗,又唠了几小时磕儿,说的都是彼此一年的境况。

第二天,我早早起来,做了她爱吃的炝汤面,饭后便陪她去打针。天气湿冷,地面硬滑,楼门口的一小段路走起来很不易。打车到了医院,姥姥不让我再搀着,她左手扶着栏杆,一步一阶地爬着楼梯。每走一层,气息就变成很粗,便得停下来歇上一会儿,看着她蹒跚的步伐,心里不禁一阵反酸。

一上午的吊瓶总算打完。回家的路上,她自说自话地跟我讲着为人处世的道理,要我多做少说,多包容少计较,我满口应着。中午做晚饭后,我们又开始聊;午觉后,她便在屋子里来回踱着,或者用放大镜读《圣经》,在卧室里祈祷,我便继续准备着晚饭。晚饭过后,我们一起看了她每天晚上都在看的电视剧《地雷英雄传》,9点10分,她便如往常躺下睡了。

一连半个月的日升日落,都是这样循环而过的。

姥姥说,你年前回来,都看不到你哥和大舅他们,大年三十那天肯定特别热闹,你在的话会更好,一起放炮打牌看春晚。我却觉得,热闹的新年团圆虽令人向往,但是能在老人孤独的时候能够陪在她身边,对他们而言,远比过年时的团聚更加难得。

看似枯燥简单的幸福日子,没有网络、没有牌局、没有娱乐活动,有的只是最深情的关怀和三两小菜。和姥姥一起居住的这些天,看着她每顿都有热乎饭吃,陪她打针、陪她说话时她开心的神情,我收获到了比过年时的热闹和团圆更加让我满足的快乐。

“一个人儿在家平时都干点啥呢?”“你老舅每天下班都来看我,陪我说说话,给我捶捶背。身体舒服时去教会,平时身子总觉得累,除了打针也不出门……”离开前一天的下午,我出去买菜回来,她没有听到我回家,我在门口默默地望着她,她在靠近窗台的沙发上坐着,晴好的阳光映着她的脸庞,本已很驼的背比去年更弯了一些。她闭着眼镜,双手合十,嘴里不停地嘀咕着什么,虽然我根本听不清,但祷告的内容,一定是希望我们每个人都健健康康,顺顺利利。当晚,我做了她最爱吃的炒蒜薹、豆芽和锅包肉,自己倒了一杯酒,算作我们之间的“年夜饭”。我最喜欢看她使劲儿咬锅包肉的样子:“慢点吃,多吃点儿!”二十几年前她最常对我说的话,现在也是我对她说的最多的。

“年味儿淡了。”身边的很多人都这样说,尤其是置身城市的喧嚣之中,每一天过的好像都是那么的“热闹”;生活水平的提高,让小时候盼着过年时吃鱼吃肉的兴奋感,也消失地无影无踪。走走亲戚、看看春晚、朋友聚聚,转眼年也就算过了。归途的旅人奔着若隐若现的前程,离别的夕阳映出依依不舍的深情……于我而言,以前每一年的“年感”,也就是在与亲人分别的一刻时,才提醒我,这“年”弥足珍贵。那天我拎着行李下电梯时,一直按着电梯门,她也就那样一直开着门,我让她关门、她让我快下楼,结果就这么僵持了五分钟。最后,我跑出电梯,好好再抱了一下这个比我矮上两头的老人,并许下了“豪言”:“只要稍微得空,我还来看您!”

电梯的门终于缓缓关上,我知道,她仍会是那张泪中带笑的神情。

盼着过年,不过是盼着回家,见到那些你朝思暮想的、把你当珍宝一般捧在手里养大的亲人。不是因为要过年,所以才回去,看看那些你在人生路上以奋斗太忙、工作太累为由而忽略的人们,而是因为有了你的陪伴,那些在孤巢中翘首以盼的老人,才有了过年时的欣喜和欢乐。对于他们来说,只要有这份念想和陪伴,每天都是过年。

别让爱你的人等太久,常回家看看,人言爱情是长情的陪伴,亲情更是如此。

潍坊治疗白癜风要多久能治好

新乡的哪些不良因素会导致男性患梅病

忻州妇科医院无痛人流多少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