钢筋调直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钢筋调直机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新闻】凌晨4点他们坚守雪夜合肥

发布时间:2020-10-14 02:43:20 阅读: 来源:钢筋调直机厂家

凌晨4点,市政应急车辆在马鞍山路高架上进行第二遍铲雪。

瑶海区市政养护管理中心,刘松正往车上装融雪剂。

邵磊驾驶铲雪车在湿滑的主干道上来回穿梭。

站前路口人行道中,杨师傅雪夜站岗。

环卫工陈兆定头上身上全是雪,身上却大汗淋漓。

环卫工汪大翠帽子上全部都是白色的雪。

凌晨4点,市政应急车辆在马鞍山路高架上进行第二遍铲雪。

瑶海区市政养护管理中心,刘松正往车上装融雪剂。

邵磊驾驶铲雪车在湿滑的主干道上来回穿梭。

站前路口人行道中,杨师傅雪夜站岗。

环卫工陈兆定头上身上全是雪,身上却大汗淋漓。

环卫工汪大翠帽子上全部都是白色的雪。

许平平用拖把木棍捣碎轮胎上的冰雪。

中安在线讯 据江淮晨报报道,环卫工金新民说:“让老人小孩一定要安全走上人行天桥,这是我们应该做的。”市政人员刘松说:“除雪,我们是认真的!”城管队员张唐磊说:“半个小时来回铲一次人行道,路面湿滑,大家最好不要骑电动车出行。”环卫工陈兆定说:“不冷,身上全是汗,我都想脱衣服了!”3路公交车司机夏力说:“所有早班司机都自发4点到岗,负责各自线路的撒盐融雪。”……1月25日凌晨4点,江淮晨报、江淮网记者兵分多路走上街头,带你寻找这座城市风雪交加中的感动。

合肥市政抢险应急人员

高架上往返驰骋

风雪之中除冰雪

1月25日凌晨开始,风大雪急,合作化路、长江西路、包河大道等高架主桥面交通先后告急。综合合肥市应急办的规定,合肥市政抢险应急人员联合交警部门对部分高架的上行匝道进行了封闭,同时调派守候在各个应急点的112台套铲雪平地机、装载机等除雪机械设备“火力全开”,在各大高架上往返驰骋,清除积雪,开辟出车道。到25日5时,合肥市区的高架主桥全部放行。

截至25日6:30,合肥市政管理处共出动应急除雪人员670余人次,出动各类机械设备223台次,撒布固态融雪剂480吨,液体融雪剂16吨。

市政养护人员刘松

已奋战一线9个小时

撒了20吨左右融雪剂

25日凌晨4:40左右,江淮晨报记者来到瑶海区市政养护管理处,一线工作人员刘松和他的同事正在忙碌着。一辆大型的铲雪车停在院子里,车灯开着,在寂静的夜里显得特别亮。

“装融雪剂呢!”刘松负责驾驶铲雪车辆,他的车上还配有另一名同事,时刻准备接手,防止过度疲劳驾驶。刘松的车辆负责对瑶海区主次干道撒上融雪剂。他们从24日19时就开始上路洒融雪剂,目前已是第三车。“一车约装7-8吨的融雪剂,晚上已经撒了20吨左右。根据路面雪量大小,撒的剂量也不同,基本上半个小时就要在一条主干道上来回撒一次。”

36岁铲雪车司机邵磊

“为了市民能安全出行我累点没事”

一辆铲雪车在长江中路和徽州大道上来回巡逻、铲雪,这辆车的驾驶员就是邵磊,36岁。24日22:00左右,邵磊就出门了,他需要一个人驾驶铲雪车在湿滑的主干道上穿梭。

看到记者来直播他的工作,邵磊有些害羞,记者问一句,邵磊答一句,没有多余的话语。可是当提到家人时,仿佛打开了这个帅小伙的心扉。邵磊家中有两个宝宝,二宝刚满10个月,但工作的性质让他很少能照顾到孩子。一个人开着铲雪车,一次作业就是连续七八个小时。

当天晚上出门前,爱人千叮咛万嘱咐,想起这些,邵磊的心中涌起阵阵暖流。“担心,肯定担心,但我总会宽慰他们,为了道路畅通,为了市民能安全出行,我累点没事。”

火车站工作人员

风雪夜矗立岗台中

为旅客引导回家路

25日凌晨4点,记者来到合肥火车站,原以为会寸步难行的车站广场竟畅通无阻,而一个又一个“橙色”、“绿色”的身影依然不停地奔忙在道路上。昨天夜里,为了保障乘客正常出行,合肥火车站综合管理部集结50多名成员及时地进行除雪工作。经过了一夜的鏖战,清扫铺设出了5条旅客“安心道”。

“铲得没有下得快,我们也在和大雪‘赛跑’。”李波是合肥火车站综合管理部特勤组夜班的班长。搓了搓通红的双手,李波又赶忙抄起铁锹,抬起右脚“刷”的一声跺在锹头上,一大块厚重的积雪随即被铲了起来,干净利索。而此时,李班长已在大雪中奋战了6个小时。

据了解,整个火车站夜班特勤组共20多人从24日23:00便来到车站开始除雪,首先用人工铲雪机和铁锹将广场上的积雪铲到一旁,清理了五六轮后才将路面露出。紧接着在多条通行干道上铺上红色的防滑垫。“工作的重难点就是铺这个防滑垫,每次刚刚铺好,根本来不及撒融雪剂,上面就又积了一层雪,我们只能从头再清理一遍,一个人扫,一个人紧跟着迅速抛撒融雪剂,一定要快。”李波指着这一条条长长的防滑垫说道。

今年47岁的叶师傅是火车站保洁队夜班的班长,带领着38位夜班的保洁员和特勤组的成员一起除雪。“在车道上面扫雪比较危险,因为下雪天又是夜里嘛,车速稍微一快刹不住容易碰到。平时我都是嘱咐我的队员尽量远离车道,没有车辆的时候再去扫。但现在我们必须要尽快把车道清理干净。”说话间,叶班长麻利地盘起了被雪水全部浸湿的长发。

火车站综合管理部特勤组的部分成员还要负责驻守在行人、出租车、公交车落客平台等进出要道,引导行人车辆正确行路,避免雪天意外的发生。杨师傅从24日23时便在站前路口的人行道中站岗,到25日凌晨4:30已过去了5个多小时。寒风大雪没有一刻停歇,杨师傅也就一直矗立在岗台中,路灯照射在他被雪水浸湿了的荧光绿工作服上,显得更加耀眼。在记者采访间隙,杨师傅不时地对“走错道”的旅客进行引导。

环卫工汪大翠、陈兆定

凌晨5时许一群“雪人”朝我们走来

25日凌晨5时许,江淮晨报记者来到长江中路小东门,这里是城区中心的主干道。庐阳区城管委环卫中心的环卫工正在这里进行人工铲雪并撒融雪剂。

天色很黑,路灯却很亮,迎面朝我们走来一群“雪人”,他们头上、身上的白色雪花在路灯下折射出雪白的光。江淮晨报记者拉住经过的一位环卫工人。她拿着铁锹,帽子上全是雪,眼睛也被这风雪迷得睁不开。

“您等会,您的帽子上已经成小雪堆了,您知道吗?”她眯着眼笑了,摇了摇头,脸上冻得发紫,嘴唇干裂,没有说一句话。听她的同事介绍,我们才知道她是庐阳区的一位环卫工人,名叫汪大翠,今年58岁,在这个岗位上已经工作10年了。从25日凌晨到记者遇见她,她已经在路面铲雪3个小时。

“我的辛苦,请您珍惜”,今年48岁的环卫工陈兆定身穿标志性环卫反光马甲,背后这八个字上铺满了雪。头上身上也全是雪,身上却大汗淋漓。“不用戴手套,不冷,我都热得想脱衣服了。”陈兆定需要用铁锹盛满融雪剂,再用力撒向路面。“这个工作需要很大力气,您都上路3个多小时了,怎么还能这么大力气?”记者忍不住问。“必须要保障路面通行,我干不动的时候就大吼两声助力。”陈兆定说。

60岁环卫工金新民

“也就是在这种恶劣天气下,我们才帮得上忙”

肥西路与北一环交口,江淮晨报记者到达这里是25日早晨7时许。这里一处人行天桥上,已被多次撒上粗盐进行融雪,楼梯和桥面并不会有湿滑的感觉。记者看到,这座人行天桥上有两位环卫工人,其中一位叫金新民,今年60岁。

看到他时,他拿着一把锹,脸通红,戴着帽子,上面全部都是白色雪花。金新民告诉我们,他们凌晨3:30就到达桥面开始撒盐铲雪,到当天早晨7:00多,已把天桥来回铲了两遍,保障基本通行。

这位60岁的老人满脸皱纹,他告诉记者:“这是我们的责任,也就是在这种恶劣天气下,我们才帮得上忙,让老人孩子能安全出行就好。”金新民仿佛忘了,他自己也是一位老人。

“90后”城管队员张唐磊

人行道半个小时得铲一个来回

张唐磊,一个1991年出生的标准“90后”男孩,他现在是庐阳区亳州路街道城管中队的一名队员。25日7:30,我们见到他的时候,他正在肥西路上铲人行道的积雪。从昨天下午开始到现在,他一直战斗在第一线。“昨天晚上肯定不能回家的,这就是我们城管的使命。”身上的积雪积了又化,化了再积。“你们不说我根本看不到,哈哈。”

一位40岁左右的女士骑电动车经过此处突然打滑摔倒,张唐磊立即放下手中的铲子,把大姐扶了起来。“雪下得急,我们也只能尽可能在人行道上铲雪,半个小时一个来回,但你可以看到,我跟你说话这会,雪又积上了。”张唐磊也提醒广大市民,雪天路滑尽量选择公共交通工具,不要骑电动车出行。

社区工作人员洪家金等人

社区全员出动分赴各路段除雪

25日8时许,在洪桥路与清溪路附近,记者碰到了正在清理积雪的社区工作人员。一名看上去50岁左右的男子敞着领口,满头大汗。他正是五里墩街道清溪路居委会主任洪家金。他和同事们已在路面上清扫积雪1个多小时了。

“昨天下午我们就对社区上下所有人员进行了分工,做了具体安排,今天早晨7点必须全员到岗铲雪。”洪家金告诉记者,他们分6个路段清扫积雪,一个路段有4-5名工作人员。

公交司机许平平不带水杯“怕上厕所”

25日凌晨4点,一夜暴雪过后,合肥不少路面已经上冻,聚集的寒意,让记者穿着厚实的棉衣都挡不住冷风带来刺骨冰凉。在合肥火车站的公交枢纽站台,整个车站地面上却没有任何冰冻,只有湿漉漉的雪水证明雪曾经降落在这里。

合肥公交第五巴士公司负责人介绍,从预报下雪那一刻起,车队就成立了应急小分队,24日晚上许多员工都没有回去,在零点的时候,提前开始铲雪、撒融雪剂,保障车站车辆进出通畅。紧接着在各个站台铺上草垫,让行人候车时方便行走。

凌晨时分,积雪已经上冻,公交司机许平平就更加重视对车辆安全的检查,比如车辆轮胎状况是否良好,防滑沙袋是否配备齐全等。记者看到在热车的同时,许平平拿着拖把,先将上车区域的积雪清扫干净,然后将拖把反过来,用木棍把轮胎周边的积雪冰块一点点捣碎。4个轮胎清理完毕后,双手早已冻得通红。

大量的准备工作之后,凌晨5:00,记者看到合肥1路公交首班车准点发车,向着市区方向前进。记者看到,第一站上车的人几乎坐满后部车厢。记者发现,许平平连水杯都没有随身带着。“早上出门早,一般就不吃饭喝水了。”许平平说,冬天怕堵车上厕所,一般到了终点站再喝。

据了解,合肥火车站共有17条公交线路汇聚于此,在6:00之前,所有线路的首班车全部准时发车,在7:00前,发出600多台公交车,保证高峰时期的运营。暴雪后的早高峰,合肥公交线路均未受影响。

公交司机夏力

凌晨4点自发到岗

25日凌晨3时,大雪纷飞,此时的大多数人还处于睡梦中。3路公交车司机夏力已穿戴整齐,准备出门,马路上透着一股寒气。他要赶在凌晨4时到岗,这样才能保证不耽误首班车发车。“凌晨两点开始就睡不着了,每隔一会就起来看看雪势大小。”夏力说。

夏力介绍,公交第一班车一般6时发车。“今日一早,我凌晨4点到岗,几乎比平日早到了1个多小时。当天所有早班司机都自发4点到岗,负责各自线路的撒盐融雪。”夏力所在的3路公交在曙光影院和公交二公司之间往返,经过四牌楼、三孝口等客流大站。“我们也只能给车辆停靠和乘客候车处以及坡道等较难驾驶的路段撒盐。”

夏力说,行驶过程中,还有乘客主动帮忙擦拭后视镜和车窗,扫除行车过程中的视线障碍,“这大雪天,乘客们反倒让我感觉心里暖暖的。”

(记者张梦怡周坤见习记者刘畅司晨侯梦梦通讯员束靖关堂所姜鹏朱茜殷俊 摄影:晨报记者高博周坤卓)

武汉白癜风医院科室

广州西医治疗白癜风的正规医院哪家好

上海治疗卵巢早衰的医院

外伤性癫痫医院有哪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