钢筋调直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钢筋调直机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专家解读上广电集团衰败原因日企绑架大陆面板行业

发布时间:2019-09-29 20:11:46 阅读: 来源:钢筋调直机厂家
专家解读上广电集团衰败原因 日企绑架大陆面板行业 因亏损而被上海仪电“托管”的传闻,正让上广电集团陷入一场被动。谈及这一消息,上广电集团一位内部人士有些感慨地对CBN记者说:“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不是每个人都能直面这个残酷的事实。” 他所说的“这个残酷的事实”,倒并非被“托管”传闻本身。在他看来,多年来的产业发展模式,尤其是借力日本企业发展的模式,才是急需反思的根本。 “大陆面板行业,已经被日本企业牢牢绑定。”昨天早晨,日本跨国企业研究专家、《三井帝国在行动》一书作者白益民对CBN记者表示。 上广电:不自由的“龙头” 白益民对CBN记者说,上广电集团已是一个“不自由的‘龙头’”。以上广电NEC为核心的平板产业布局,自其诞生之日起,便一步步成了日本三井、住友两大财团的“蓄水池”,早已失去产业链自主性。 白益民表示,这一局面由来已久,上广电本身的诞生、发展过程都充满日本企业力量,几已积重难返。 上广电集团有着足够辉煌的历史。其前身是上海电视机厂一厂,1978年从日本日立引进中国首条彩电生产线,10多年后,上海市政府在该厂基础上组建了上广电集团。 2002年12月,为实现产业链整合、锻造SVA品牌,同时为从CRT时代向液晶显示时代转型铺垫,上广电集团与日本三井物产签署战略合作,合资成立了物贸公司;一年后,上广电集团再度携手日本住友财团旗下NEC,在上海投资80亿元,设立第五代面板生产项目,即上广电NEC,上广电控股75%,NEC持有剩余股权。 由于技术依赖日方,上广电NEC的技术量产部门几乎为日本工程师控制,本土员工主要是参与日常管理与业务部门。不过,当初,上广电集团的思路是:借助NEC的技术,上广电NEC负责面板,上广电光电子负责中游产品以及部分上游企业的投资,广电信息负责下游终端企业。 因此,上游关键零部件、设备及材料,不得不依赖NEC在日本建起的采购关系。这意味着,除技术外,利润最高的采购端已被日本控制。而日企更是步步为营,围绕上广电NEC,逐渐建起由其控制的合资企业。 2004年,住友金属与广电电子成立广电住金,生产电路板,上广电只拥有30%股权;2006年,住友旗下日本电气硝子与广电光电子成立电气硝子广电公司,生产玻璃基板,中方仅持有20%股份;同年,日本富士联手上广电成立上广电富士光电材料公司。 日方还不动声色地向财务层面渗透。2006年,由三井、住友金融集团联手日本大和证券成立的大和证券SMBC,对上广电NEC注资2500万美元,成了新股东,以帮助其在国际市场融资,同时筹划第二条生产线。不久,大和证券SMBC则一跃成为上广电集团财务顾问。 白益民对CBN记者说,在技术、采购被掌控之后,上广电的融资模式、未来规划也已被锁定。由于进口设备昂贵,加上每年折旧压力沉重,这是导致上广电NEC亏损的最大缘由。 京东方:自主知识产权尴尬 当上广电遭遇托管传闻后,“有自主核心技术、自主知识产权”成为京东方人士言必称的竞争优势。2006年争夺康宁玻璃基板落地时,面对上广电的阻击,这家公司也是打了这一旗号。看上去,它已走在自己奠定的自主知识产权大路上。 京东方此前曾借助收购韩国现代旗下显示企业BOE-Hydis获得核心技术,由于BOE-Hydis不久之后破产,其核心技术团队早已流失殆尽,京东方的核心技术升级能力有限。 白益民透露,液晶面板技术最早诞生在美国,但技术升级、产业化尤其是配套材料环节基本由日本人掌握。而韩国、中国台湾面板企业的专利技术,也几乎全部来自日企的转移,包括当初韩国现代旗下的BOE-Hydis,它们每年要向日方缴纳许多专利费。 京东方规划进入液晶面板业时,最初的谈判对象曾是住友旗下的松下、三洋,但两家日企均不答应转移核心技术。这让京东方颇为无奈。 事实上,京东方也早已被日企渗透多时。2003年9月,这家投资12.5亿美元的第五代面板项目在北京破土动工,2005年第一季投产。但因设备与材料均为进口,生产成本过高,加上市场竞争惨烈,该项目一投产便亏损。 这时候,日资悄然浮出水面。当年3月,日本百年商社丸红收购京东方母公司——北京东方投资发展有限公司10%股权,成为战略投资者,在董事会拥有一名董事参与决策。同时,它与京东方也签署战略合作协议。其中规定,丸红将为京东方提供面板所需材料、部件信息,根据需要为其吸引海外配套企业。京东方由此将采购权交给了丸红。 而丸红早已在中国完成渠道布局。2002年成立的丸红信息技术(上海)公司,几年来,一直代理着海外尤其日本的材料及关键部件。事实上,早在上世纪90年代初CRT仍统治市场时,丸红也曾与京东方达成合作,参与成立北京旭硝子玻璃公司,此后还成立一个工作小组,专门跟踪京东方的未来面板项目。 面板业整合之难 中国另一座第五代液晶面板厂——昆山龙腾,更是充满日企力量。该项目由昆山当地政府、鞋子代工大王台湾宝成等联手投资。但负责初期建厂、无尘室与设备采购等关键任务的一方,却是脱胎于索尼液晶面板制造部门的NVtech公司,作为龙腾光电技术投资方,这家公司的领军人桥本孝久目前正担任着龙腾总经理。 而中国正在规划上马众多新的生产线。半个多月前,工业和信息化部电子信息司司长王勃文在上海公布了在建与规划建设的面板项目:深超创投5代线已投产;京东方、彩虹集团规划着6代线,深圳天马、京东方规划着4.5代线;龙腾、TCL规划着7.5代线;而上广电、京东方则宣称进军8代线。 由于本土企业在设备技术环节没有核心竞争力,上述项目注定要依靠海外力量,而这给了等待技术、设备、材料输入的日本等海外企业以机会。上述项目背后,几乎全部闪烁着日企的身影。 就像目前上广电与夏普的谈判一样,或许它们会要求海外合作方必须转移核心技术。但即使是拿到生产的核心技术,在大部分产业化尤其配套材料环节,本土企业仍无法完全实现自主性。 白益民表示,在传统的合作模式中,中国企业扮演的是生产、贴牌(终端),而利润最高的环节均被日企等海外企业控制,这一模式,多年来一直重复上演,直到今日,本土企业的核心竞争力并没有因此得到显著提高,已经到了必须反思的时候了。 此前,上广电、京东方、龙腾曾一直试图整合,但在白益民看来,这一举动反而更像三井、住友、丸红及其旗下NEC、索尼、东芝等日企财团的背后大会师。事实上,为了更具有渗透性,这些日本财团早已在金融、技术、产业联动、产业化合作方面铺垫多时,它们之间几乎都有合资企业,已经形成了多个牢固的攻守同盟。因此,简单的规模化整合难以突破日企的封锁。 当初,京东方无法获得技术转移,正是松下与三洋的协同阻隔。而前不久,消息人士透露,上广电与夏普的最新谈判中,中方要求必须获得核心技术转移,夏普背后的三和财团竭力阻隔,而索尼、东芝等其他三井财团下的企业也是紧张万分。 台湾电子时报社长黄钦勇前不久在上海强调,大陆目前的路子,有点像多年前台湾地区的模式,他不希望看到大陆再走这种模式。 “在友达、奇美与上广电、京东方之间,可以实现合并。” 黄钦勇说,这只是面板环节,两岸整个平板高度互补,台湾有技术,大陆有市场与终端,有望形成一个自主性的产业链。 这也是目前业内期望的一幕。但两岸模式目前还难以真正达成,因为,台湾地区至今仍禁止面板后段业务西进大陆。黄钦勇表示,可以结合实际情况,先从行业协会,或者独立的产业组织开始做起来。 不过,本土企业确实也在艰难前进。王勃文此前强调,中国在电视芯片、模组、玻璃基板、专用材料设备等环节,以及OLED领域,已有很多企业有所布局,只是成长、真正产业化,尚需时日。

北京五官科医院https://mipzyy.yilianmeiti.com/zhuanke_12_110000_0_0_0.html

治疗高血压脑出血哪家医院好https://mzyy.yilianmeiti.com/jibing_1572_0_0_0.html

海南医学院第二附属医院详细介绍https://mzyy.yilianmeiti.com/22511/about/

北京方舟皮肤病医院https://mzyy.yilianmeiti.com/22080/